煮汞成白雪,采铅鍊黄芽。

钱宰 更新时间:2023-11-30 09:54:22
《昨日行》

朝代:明    作者:钱宰

昨日日没黄金盘,今日日出丹砂丸。

丹砂可鍊,黄金可抟。

仰看白日没复出,安得与尔遁还天地终无端。

东望扶桑枝,西极若木柯。

夸父渴死莫饮于河,鲁阳战酣手挥其戈。

何曾凌倒影、走灭没,亦莫却飞光、扳羲和。

青天万古旦复旦,北斗日夜如飞梭。

温一中,可奈何,骨既不可解,鬓发飒已皤。

那能学安期生,出入太清家。

煮汞成白雪,采铅鍊黄芽。

玉炉火温温,鼎上飞紫霞。

饥餐日之精,渴饮明月华。

玄关直探造化始,元气与之同迩遐。

温一中,可奈何,不如猛饮酒、高唱歌。

笑吹紫鸾笙,醉舞白玉珂。

日日烂醉不愿醒,便似阿母西池上晓宴蟠桃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