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里的阴生馆

更新时间:2024-06-23 00:17:34 真实鬼故事

1、阴生馆的传说

秋天里的阴生馆

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迷路了。因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,所以杨嫣尽量找人少的路走,可走着走着就迷失在校园里的小树林中。

杨嫣叹口气,继续朝前走着,直到看到了那座古老的,甚至有些破旧的二层小楼,她才停下来。屋子的门是锁着的,她抬头看着上方挂着的牌子──阴生馆。

出于好奇,杨嫣试着将门推开一道缝向里面张望。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。突然,她好像无意中踩到了什么东西,便连忙低下头查看──是个公告用的小栏匾,它几乎已经被一堆杂草完全覆盖住了。

杨嫣将杂草扯开,又拂去栏匾上的泥土后,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字。

学校禁地,请勿靠近,否则后果自负。

突然,一只手自身后伸出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上,杨嫣吓得大声尖叫。当她甩开那只手看清对方时,才停止了叫声。是一个穿着与自己同款校服的女生,尖尖的下巴向上翘着,显得很傲慢。

“你吓到我了。”杨嫣轻声说道。

那名女生面无表情地说:“这里是禁地,你不应该来的。”

“学校怎么会有禁地……”杨嫣的话还没说完,那名女生用一种极其夸张的表情看着她,“这里是阴生馆,就是死了的学生住的地方。”

一听这话,杨嫣确实被吓了一跳:“学校里怎么会有学生死……”

“每年到这个季节都会有一个,整整十七年,十七个死了的学生都住在这里。”

杨嫣听完,情不自禁地颤抖着:“这也太……离奇了吧?”

那名女生却突然笑了:“看来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。所有死在这所学校的学生,他们的灵魂都附在校服上,而这些校服被锁在这个阴生馆里,如果有人敢将校服在午夜拿出来,附在校服上的鬼魂就会复活。每年都有不知深浅的人将一件校服拿出来,紧接着就会有新的学生死亡……”

杨嫣觉得实在太离谱了:“我……我该去找我的教室了。”说完,她转身快速逃离了这个地方。

2、复活者

她叫莫一青,竟然是杨嫣的同班同学,而且还是邻桌。每当杨嫣的目光与她的对接时,总觉得她嘴角呈现出一种奇怪的笑容。

开学的第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所有的同学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,而杨嫣收获的却是那个阴生馆。它就像个阴影在杨嫣的脑中挥之不去,以至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又走进了那片树林。

杨嫣正举着手机照向那座阴生馆时,“嚓嚓”的声音突然响起,杨嫣的心紧了一下,她迅速合上手机闪到了阴生馆一侧躲起来。

只见一个拿着手电筒的人出现在阴生馆前,她正是莫一青。这么晚了,她也没回家,还鬼鬼祟祟地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杨嫣没有出声,只是静静地看着。

莫一青脸上闪过兴奋的表情,举起手中的钥匙,激动地说道:“我终于从校长那儿偷到钥匙了。”说完,她兴奋地冲过去将门打开了。

咦?莫一青不是说这里是禁地吗?还有,绝对不能进入的,为什么她要进去?杨嫣悄悄地溜到门前,透过门缝看向里面。

跟随着莫一青手里的手电筒光,杨嫣也看清了屋里的状况。

房间很空旷,莫一青的手电筒光落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停住了,眼前诡异的一幕令杨嫣屏住了呼吸。楼梯从第一层开始,每一层都整齐地放着三件叠好的校服,每件校服上面都压着一只香烟缭绕的香炉,一副小相框,相框里的黑白照片,有男有女。

杨嫣细心数了一下,发现是十七张照片,十七件校服。刚好跟莫一青所说的死亡学生人数相符,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?

莫一青对着阶梯上的校服拜了又拜,嘴里还念念有词,然后举着手电从第一层阶梯开始逐个察看那些照片,直到走到第五排中间的时候,她才停下来,然后兴奋地大叫,“我找到了!”她兴奋地将香炉和照片移开,拿起了那件校服……

想起莫一青白天说过的话,杨嫣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,她下意识地挡住了莫一青的去路。

“你不能带着校服出去。”

“是你?”莫一青用意外的表情看着她。

“你白天说过,这里是阴生馆,校服上附着死者的灵魂,如果把校服拿出去,外面的学生就会有人死去的。”

莫一青冷眼看着她:“你真的相信我的话?”杨嫣并不完全相信,但是有些事实又摆在眼前,为了安全起见,她还是继续拦着莫一青。

莫一青举起手中的校服说道:“你知道这是谁吗?这校服是我哥哥的,他叫莫一白。他去年死在这里,我今年好不容易考进这所高中,就是为了要进入这里,救出我哥哥,让他复活!”

“可如果传说是真的,你哥哥复活了,就会有人替他死。”

“我管不了那么多!”莫一青突然趁杨嫣不注意,将她推向一旁,把手中的校服快速抛出门外。

杨嫣和莫一青连大气也不敢喘,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件校服,突然它自燃了起来,瞬间化为灰烬。

“怎么会这样!”莫一青冲了过去,直直地看着地上的灰烬。

杨嫣没有出声,而是用惊恐的眼神看向前方树林深处,然后慢慢抬起手,说:“一青,你看那儿……”

莫一青顺着杨嫣手指的方向望向树林。一个男生背对着她们朝林中走去,而他身上穿着的校服与刚才自燃的那件校服一模一样。

“哥──”

3、鬼男生

第二天上课,莫一青看上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杨嫣没有心思听课,将头转向窗外。

秋风轻拂着秋叶,而那片片秋叶中似乎有个……男生!

杨嫣揉了揉眼睛,那高高的树杈上的确坐着一名男生,脸看不太清楚,奇怪的是他穿着一件破烂的校服,像是被火烧过一样,下摆还有焦糊的痕迹。杨嫣的心咚咚直跳,她想起昨晚孟一青哥哥校服自燃那一幕,赶紧低下头,连大气也不敢喘。

莫一青发现她有异样,于是小声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杨嫣一脸惧怕的样子:“你哥……长什么样子?”

“大眼睛,眉毛很浓,对了,他的头发很密,而且有些自来卷。”

听到这里,杨嫣快要虚脱了,因为她刚才看到的那个男生刚好符合这个特征,她整个人都快瘫倒了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你哥……在那儿!”杨嫣用手指指向窗外的那棵树。

莫一青赶紧扭头去看,此时老师却走了过来,用教鞭在杨嫣的桌上敲了敲,说:“你在指什么?这是上课时间!”

“那棵树上有个男……”等老师看过去时,那个男生却消失不见了。杨嫣无法解释清楚,就这样,下课后被留下来打扫教室。

教室静悄悄的,窗外偶尔传来同学们欢快的笑声,杨嫣生气地将扫帚扔在地上,一屁股在讲台上坐下,盯着空荡荡的教室发呆……忽然,她隐约觉得教室里多出一张桌子。杨嫣从讲台上跳下来,缓步朝那个桌子走去。一个人影在教室后门处一闪而过。

当杨嫣怀着好奇的心情转过拐角的时候,她立刻看到了那个男生。他正直直地看着杨嫣,那双布满红色血丝的眼中充满诡异,深陷的青黑色眼窝让他的整张脸看上去都像张死人脸。

杨嫣害怕得后退数步,直到后背撞到墙才停下来。

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“这是我的课桌……这是我的课桌……”

声音就像是从地狱发出的,冰冷得让人浑身发抖。

杨嫣突然意识到要逃跑,然而就在她转身的时候,那个男生突然伸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“啊──”杨嫣叫了一声,拼命地想要挣脱那双有力的手。

“那个女同学,你在干什么?”

一个声音突然冒出,那名男生同时也松了手。杨嫣整个人跌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
一个中年女人走到杨嫣身边蹲下,关心地看着她说道:“你怎么了,要不要我送你去医务室?”

杨嫣抬起头时,立刻认出了眼前的中年女人是李校长。

“李校长,我没事了,刚才那个男生掐我的脖子……”杨嫣突然停下,因为她发现那个男生不见了,“他刚才掐我,您应该看到了。”

李校长伸手在杨嫣的额头上摸了一下,然后关切地问道:“同学,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上一篇: 雨湿墙之后

下一篇: 布什被扔鞋之后